标签: 以色列

中东选举史上罕见一幕,美俄都在关注以色列,普京等待老朋友回归

中东选举史上罕见一幕,美俄都在关注以色列,普京等待老朋友回归

据环球网报道称,当地时间11月1日,以色列举行了四年来的第五次议会选举,截至11月2日,以色列选举当局已经计算约70%的选票。根据出口民调,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联盟获得议会120席中的61席或62席,以微弱多数领先,内塔尼亚胡有望再次出任总理。

而就在11月2日,现年73岁的以色列前总理、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的竞选总部向其支持者发表讲话说:“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大的胜利边缘。”

目前以色列议会选举的出口民调和预测结果还在不断地发生变动,根据以往的预测民调与最终结果之间的比较看,它们之间的误差非常小。而且根据近期以色列媒体所做出的民调结果看,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所获的席位预计在30——32之间徘徊,而利库德集团与其他国内右翼政党加起来的选票有望超过60票。

所以预计结果出炉后,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将成为以色利议会中的第一大党。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代表最终的胜利。因为在之前的多次选举中,利库德集团也是大胜,但却无法完成组阁。根据以色列的宪法规定,参与组阁的政党在议会中的选票必须超过60个席位,这就需要内塔尼亚胡去联合其他政党一块组阁,而这也是最难的地方,上一次内塔尼亚胡同样是在议会选举中取得了大胜,但在组阁过程中却遭到了失败,最终被贝内特等人截胡,自己也被迫下野。

但尽管如此,以色列国内外的媒体都将组阁甚至下一届以色列总理的目光投在了内塔尼亚胡身上。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以色列国内的媒体一直在关注本国选举外,美俄也一直都在时刻关注以色列的议会选举。以色列虽然是一个中东小国,看起来与美俄目前的博弈区域——欧洲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尤其是对拜登、普京个人而言,以色列的选举结果,尤其是内塔尼亚胡能否组阁成功,都会对他们有着不同的影响。

内塔尼亚胡的胜利对俄罗斯是一个重大利好

首先就普京而言,内塔尼亚胡的成功对其来说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在以色列开始进行正式投票前,俄媒就一直在关注以色列议会选举结果,而俄罗斯《观点报》更是以“专家评估了以色列选举结果对俄罗斯的重要性”为题发表了一篇文章,着重阐述了此次以色利议会选举甚至内塔尼亚胡的个人成功对俄罗斯的重要意义。

自俄乌冲突爆发后,作为美国的重要盟友,以色列在这场战争中的态度显得非常令人耐人寻味。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本人属于犹太人,他也是除以色列之外,世界上唯一一个犹太裔国家元首,再加上美国与以色列之间的亲密关系,从正常逻辑判断,以色列应该站在美国、乌克兰一边。但美国却令人意外,以色列一直保持中立,甚至泽连斯基第一次要求在以色利议会发表演讲时就惨遭拒绝。而近日泽连斯基一直要求以色列向乌克兰提供“铁穹”防空系统,但又被惨遭拒绝。

这其中的原因又是为何呢?苏联解体后,生活在原苏联地区的大批犹太人纷纷前往以色列,组成了俄裔群体,这些群体在以色列选举生活中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力,他们也构建了俄罗斯与以色列之间的秘密特殊关系,正如普京总统此前所说:以色列是一个说俄语的国家。

而内塔尼亚胡也深刻地了解这一点,在过去很长的时间中,他与普京建立了一个非常密切的私人关系,两人会面的次数有时一年之内能超过10次。而且根据俄罗斯《观点报》的说法,随着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伊朗在中东的不断坐大以及在以色列周边的活动越来越频繁,内塔尼亚胡更需要普京的支持,也需要普京在叙利亚问题上约束伊朗。所以出于普京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个人关系以及现实利益的考量,俄罗斯《观点报》认为内塔尼亚胡的获胜对俄罗斯来说一件非常有利的事,至少他不会在向乌克兰提供武器方面做出任何让步。

值得注意的是,自俄乌冲突爆发后,内塔尼亚胡很少就这场冲突发声,其仅仅表示过,绝不同意向乌克兰提供武器。

对拜登而言,内塔尼亚胡的胜利将冲击他的“两国政策”

对拜登而言,内塔尼亚胡的胜利可就另当别论。长期以来,以色列一直关注美国的总统大选,但他们所关心的焦点并不是当选总统对以色列这个国家的态度,因为几乎全世界都看得非常清楚,大多数美国总统对以色列都是非常支持的,尤其是在安全上,唯一的区别无非是,对以色列支持力度的多少,例如奥巴马被认为与以色列的关系非常疏远,而特朗普被认为是亲以色列的总统。

那么以色列所关心的是什么呢?美国对伊朗政策以及巴以政策的变化。而相应地,自奥巴马以后,美国总统对以色列的议会选举表现得非常关注,关注点就在于巴以问题的解决。

自冷战结束后,除小布什外,基本上历届美国总统都希望能够在巴以和谈这一世纪难题上做出一番外交成绩,以让自己名垂青史。而拜登也是如此,虽然拜登自上台以来,在推动巴以和谈方面,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但美联社认为,由于国内问题积压以及俄乌冲突的爆发,使得拜登难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处理巴以和谈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拜登放弃这一外交议题。

此次以色列的议会选举将会使以色列政坛进一步右倾,内塔尼亚胡的重新上台或许将与拜登政府支持的“两国解决方案”发生严重的冲突。

不得不说,此次以色列选举的结果对拜登、普京个人而言都具有重要意义。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iamredham.com